诗lying

【双关/年下】吻

·小甜饼
·想看大关主动吻弟弟
·ooc警告

   门把被拧开发出“咔”地一声轻响,迎面扑来的不仅仅是室内温暖的空气和明亮的灯光,还伴随着一具熟悉的躯体。
   关宏峰一边伸出手去搂弟弟宽厚的肩背,承受着对方类似撒娇一样又蹭又亲的举动,一边还要腾出手去关门。
   “别闹。”关宏峰被蹭得抵在门上,一边拿手去捋关宏宇的头发,这是他昨天亲手剪的,刺刺的挠得的他手心发痒。
   “哥你可吓死我了,”关宏宇嘴里还含着他哥的耳垂,话语里透出的含糊水声让人不禁脸热,“这天都要黑了,还不见你回来……”
   关宏峰轻喘一口气,他弟的嘴跟小鸡似的从耳垂一路往下朝脖子上啄吻,只这略微可爱的亲昵便让他心底暖洋洋地鼓胀起来,“……支队,有些事耽搁了。”
   “唔”关宏宇含混地应了声,双手不老实地往他哥衣服里钻。
   关宏峰刚刚从寒冷的室外进来,身上还沾着几丝寒气,衣服里突然钻进一只暖烘烘的大手,隔着一层橡胶手套也能感受到关宏宇火炉一样的热度。他的弟弟,永远像光一样灼热、温暖,令人无法拒绝,可他从未想过拒绝,只有闭眼沉沦。
   哥哥顺从的模样让关宏宇气血沸腾,他想起大约还是二十岁的时候,那时的关宏峰还不是如今断案如神的警界楷模,只不过是警校一个优等学生,而他那时也还没被武警学校开除,只不过是个读不进书的小滑头,两个从还没出生时就没分开过的少年头一次遭受了分离与思恋的煎熬。

    那一次他半夜翻墙跑出来,花光所有钱买了张车票,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夜车才到关宏峰的学校,他不敢给关宏峰打电话,只发了条短信,“哥,我想你了,我现在在你宿舍楼底下,你要是醒了,就把脑袋伸出来看一看我。”
   关宏宇在寒风里蹲了大半小时,隐约听见头顶上有动静,他抬头一看,顿时紧张得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关宏峰,他哥,从不违纪,品学兼优,五好学生,正扒着宿舍外墙的管道和墙壁上微微突出的细缝往下爬。
   就算是关宏峰安全落地了也没让他飞速飙升的心跳降下来,他想扑过去,想告诉他哥他有多害怕,有多担心,还有多想他……可他还没行动,就被他哥的眼神生生吓退回来。
   关宏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哥咬牙切齿的样子也好看,我刚刚要是没看见那条短信,你打算在这里吹冷风到什么时候?
   我……
   你书不读了,可以,好不容易进了武警学校,你还不知道珍惜!你是要前途全毁了才算完是吗!
   哥……,关宏宇又委屈又甜蜜,无论如何,他哥总是最关心他的。
   哥什么哥,关宏峰压着嗓子,快给我回去。
   哥……我想你了,关宏宇去拉他衣袖,看他哥表情慢慢软化,我每天睁眼在想你,闭眼就梦见你,折磨得我快要死了。
   关宏峰没再说话,眉眼却不再寒冷。
   再不见你,我就真的要死了,关宏宇臭不要脸地说着肉麻话,也不论管不管用,只一个劲往他哥面前凑,还一脸可怜兮兮,哥,你不想我吗?
   怎么可能不想,两人才刚刚互通心意,就要他忍受相思的煎熬,他何尝不也是日夜思念着对方。关宏峰像是认输一样闭眼叹气。
   关宏宇像只会察颜观色的小狗,摇着尾巴小心翼翼又期盼又害怕地瞅着他哥,看他哥叹气他就揪心,看他哥闭眼,他又后悔,直到被他哥揪着领子抵到墙上亲吻,他僵硬的大脑都没能转过来。
   关宏峰吻的生涩又莽撞,微凉的嘴唇贴上来急切地吮,两只通红的鼻子蹭在一起,牙齿也在关宏宇的回吻中互相磕碰,两人都是一股子激动与热情要向对方全数倾出,吻得既不得章法,又火热非常,关宏宇的双手像岩石一样牢牢地攀住关宏峰,生怕他有一丁点想要离开自己嘴唇的意向,而关宏峰的手插在弟弟柔软的头发里,一边抚摸他冰凉的脸颊,寒风吹得两人身体冰冷,他们的嘴唇却像是燃着火,恨不能把所有累积的感情与思念全融化进这吻里。
   关宏峰喘息着捧住弟弟的脸,想借着月光描摹这脸上每一寸与自己相似的地方,有那么多的情感在心脏里横冲直撞,几乎要从胸腔里涌出来,全部的防备与警戒都为眼前这个人融化,他想告诉对方自己所有的感情与思念,可他不是关宏宇,做不到那么坦然与直接地表达自己的爱慕,他张开嘴,却只说得出两个字,宏宇……
   关宏宇的眼睛在黑夜里惊人的明亮,他有多爱眼前这人,就有多了解对方,就算是没说出口的话语。
   哥,他安抚似的轻啄他哥柔软的唇,我也想你。
   有时候想得狠了,我就照照镜子,假装那就是你,关宏宇轻笑,你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有多自恋。
   关宏峰眼眶微红,捧着弟弟的脸又吻了上来,这一次他们吻得温柔又缠绵,似乎要把这一刻变成永恒,关宏宇试探着伸出舌头,感觉到他哥微微一僵,慢慢地打开了齿列。
   胸口酸胀起来,仿佛被人用双手用力挤压了一番,关宏宇用舌头去感知哥哥的嘴唇、牙齿和温柔的舌,两人都不擅长接吻,只凭着本能互相纠缠和追逐。
   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去,关宏峰也没法带着弟弟再爬回宿舍,两人在学校背后一个小山坡上坐着等日出,那个夜里有很多个吻,有对未来无限的畅想,还有一生都要不离不弃的誓言。
  
   打断关宏宇回忆的是哥哥把他往后推开的手,他哥脸上带着淡淡的潮红,仍然一脸严肃,“我说过,别弄出印子。”
   关宏宇伸头去瞧,脖子上有个淡淡的红印,“没事,哥,这个明天肯定就看不见了。”
   关宏峰没理他,径直往屋里走去。
   “哎哥,”关宏宇从背后抱住他,“你让我多弄些印子呗,明天我替你。”说着拿手去解哥哥的扣子。
   “不行,”关宏峰挣开他,“咱俩这事越谨慎越好,周巡安排的人才刚刚撤走没几天,不能再让他发现什么端倪了。”
   “那我这里怎么办啊……”关宏宇故意贴紧了他。
   “……你自己解决吧。”
   “哎,哥!你去哪儿呀哥!你别不理我呀!”
  今天,关宏宇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同居之后还不如同居前的生活。
  
      END

画只小卷毛~

第一次用手绘板,感觉不是很习惯,给朋友和姐姐画了两张画。